辛弃疾 我饮不须劝,正怕酒樽空_艺术诗歌_文化_星岛

2017-01-10 15:20


《水调歌头·我饮不须劝》

【宋代】辛弃疾

淳熙丁酉,自江陵移帅隆兴,到官之三月被召,司马监、赵卿、王漕饯别。司马赋《水调歌头》,席间次韵。时王公明枢密薨,坐客终夕为兴门户之叹,故前章及之。

我饮不须劝,正怕酒樽空。

分别亦复何恨?此别恨促。

头上貂蝉贵客,苑外麒麟高冢,

世间竟谁雄?

一笑出门去,千里落花风。

孙刘辈,能使我,不为公。

余发种种如是,此事付渠侬。

但觉平生湖海,除了醉吟风月,

此外百无功。

毫发皆帝力,更乞鉴湖东。

译文:我饮酒不需要劝杯,反而担心酒杯空了。分离相离也是可恨的事件,这次的辨别是那么的匆匆促。酒席上美女贵宾云集,花园外豪富高门坟冢,人间间谁能算是英雄?一笑出门而去,千里外的风吹得花落。

孙权刘备这样的人物,才华支使我做事,而不是阁下。我发出种种的感慨,这些交心于你知道。只是觉得自己终生游遍湖海,除了喝醉吟些风花雪月,便是一事无成。身上的所有货色都是陛下赐予,渴望我在湖北的作为能使君王明鉴。

鉴赏:此词作于朱孝宗淳熙五年(1178年)春,辛弃疾三十九岁,在江西隆兴安抚使任上。辛弃疾在僚友们为词人饯别的宴席上,即席次韵写成的。据词序,稼轩淳熙四年冬由江陵知府改调隆兴(今江西南昌市)知府兼江西安抚使。仅三月,又诏命入京。

根据词序,可知此词是为两件事而发。一是频繁的调任;二是朝廷内部的门户之争。而究其深致,词所要表现的,实是宦迹不定、人事掣肘使词人壮志难酬的牢骚不平之情。

(来源:国风圈)

资讯排行

随机文章